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铁血抗日

第279章 南京意外的收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神马丸一和朱晋一的这场交易让37联队的高级军官们感到非常的肉疼!被朱晋一这么低买高卖的一折腾,37联队最终出售这批日式装备的价格只相当于市价的三成左右。这么点钱都不够用来善后的!37联队一下子“损失”了这么多的装备,总的有个合适的理由吧?要摆平中支派遣军主管后勤的将军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打通关节的钱是万万不能省的!

    大阪商贩们还是头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蚀本的结果让37联队的基层官兵们纷纷起了雪耻的念头!第四师团打仗时不行!可是做生意绝对不含糊!不能在中国战场毁掉大阪商贩的声誉!

    在得知37联队已经确定不会和100师发生作战之后,第四师团的大阪商贩们三三两两的跑到100师负责警戒日军动向的部队阵地前面,整齐地摆开了摊位,开始兜售起他们从东北带到华东来的私货,他们要在个人的交易中找回场子来!

    “貂皮!山货!人参!大大的幺西!大大的便宜!”

    “苏联香烟伏特加!大大的好!要不要?要不要?金票法币统统的都要!大洋还可以便宜!来吧!交个朋友!”

    这些小鬼子兵的热情和叫卖声让100师的官兵有些不知所措,一开始好些老兵见到这些穿着日本军服的家伙接近就直接端起了手中的枪,后来他们发现这些小鬼子只不过是前来兜售私货的。小日本的私货种类还挺丰富!从武器弹药到食品、日用品、还有东北特产那是应有尽有,有不少东西的价钱还挺公道,由于华毕成的部队官兵待遇比较好,军饷发的及时,口袋里面有些家当的新兵们很快就有了购买的冲动。

    大阪商贩们看着100师官兵们从口袋里面掏出来的大卷钞票,他们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事先他们可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的士兵会这么有钱!见和100师的官兵做买卖有利可图,当下就有几个鬼子撒腿便往回跑,过了一会工夫,他们带着更多的大阪商贩出现在了100师的阵地上。

    华毕成带着艾英雄的卫士连,经过杨泗乡的时候特意绕到负责警戒的成忠玺团一营阵地上来看看传说中的“第四师团”,对于著名的“大阪商贩师团”,华毕成一直很感兴趣!既然现在有机会见到活的,他更是不能错过!离得老远。华毕成就听到了像菜市场一样嘈杂的声音。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刚走上阵地的华毕成还是被他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了!敬业的大阪兵已经将一营的阵地彻底的变成了一座自由市场,手里面攥着钞票的100师官兵在大阪兵的摊位前穿梭着,只要价钱出的合适,大阪兵甚至愿意出售他们身上的军大衣和军靴!要知道江南1月份的温度可是很低的!华毕成带着卫兵才走了十几米远,就先后看到了三、四个被100师的官兵用钞票剥光了的小鬼子。这些大阪商贩简直就是要钱不要命啊!难怪在战场上总是屡战屡败呢!有钱的人都怕死!这是举世公认的道理!

    看着阵地变市场,华毕成感叹道:“真没想到,南京保卫战是在大阪商贩的叫卖声中收场!”

    华毕成逛着“自由市场”,大半圈瞧下来,他居然见到了不少的好东西!大阪兵们赚钱都赚疯了!药品、武器弹药、通讯器材,这些他们都敢偷出来卖!华毕成还见到了全新的日军军用地图和中国海域图,这些军用地图的精细程度甚至超过了武汉政府配发给中央军的最新作战地图,至于中国海域图,那更是连中国海军都没能拿到手的东西!

    华毕成让艾英雄带着人过去悄悄的将这些地图和海图都买下来,药品和通讯器材也是有多少买多少,据狐狸站长陈旭娟说,由于前线受伤的士兵太多,大后方中药铺里面的刀伤药都已经卖出了天价,上海连着南京这几个月的仗打下来,100师原本充足的药品储备也变的有些匮乏起来,华毕成没想到在杨泗乡居然得到了这样意外的补充机会!

    最后37联队的库存药品被艾英雄带着人全部买空了,就连日军官兵身上配带的卫生包他也没有放过,这场意外的交易使100师医院的伤员用药情况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大量100师的伤兵因为这批日本药品渡过了最难熬的时期。

    1月2日上午10时,华毕成率领的先头部队在繁昌县黄墓镇与赵建新的302旅郑福祥团会师,芜湖方向的日军一〇一师团在防线被李艳涛突破之后朝着繁昌县方向展开了追击,结果被李艳涛集中优势兵力在鹅桥镇歼灭了一个大队。吃了亏的伊东政喜师团长没敢继续和李艳涛的部队纠缠下去,一〇一师团终于在芜湖白马乡地区停下了他们的前进步伐。

    从南京一路追赶华毕成的日军主力在高淳咬住了南京卫戍军第10军和57军各一部。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血战,第103师师长何知重力战得脱,被日军第六、第九、第十六、第十八师团四万多重兵包围的103师307旅和48师142旅五千余官兵全部壮烈殉国。

    和李艳涛的部队会师以后,华毕成没有让南京卫戍军在繁昌停留,他带着突围而出的十几万大军用最短的时间从繁昌经铜陵赶到了安庆,彻底跳出了日军的打击范围。

    而此时的上海静安寺,中支派遣军司令部内,松井石根正静静的看着他的参谋军官们垂头丧气的将代表南京卫戍军各支部队的彩色小旗从巨大的军用沙盘上一个接一个拔下来,他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在中国战场上和华毕成过招了!老狐狸最终输给了小老虎!

    中国政府也没有按照陆相杉山元的预想向日本祈求和平。南京会战的结束,只是下一场血战的开始!中日战争的最后结局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松井石根很想提前知道答案。

    *************************************************

    1938年1月1日

    武汉政府为完成战时行政机构改组,蒋委员长辞去了行政院长的职务,由孔祥熙、张群继任正副院长,实业部改为经济部,并将铁道部并入交通部,海军部并入军政部,国防参议委员由原额30人增为75人。

    同日,北平伪政府成员宣誓就职,高凌蔚正式出任伪河北省长。

    1月2日

    南京城沦陷,历时一个多月的南京保卫战落下了帷幕。在这次大会战中,中日双方直接或间接投入的参战兵力超过四十万人,其中中国军队十五万人,日本军队二十万人,双方伤亡总人数超过15万,其中南京卫戍军伤亡9万余人,日军伤亡3万余人。

    在会战之前处于绝对劣势的南京卫戍军在华毕成的正确指挥下最终军级建制部队全部成功杀出了日军的重围,相反,日军却在溧水差点丢掉了整个一一四师团。侵华日军的兵力受到了空前的消耗!被陆军省数次提到桌面上的徐州会战被迫推迟!

    同日,五战区副司令长官、第3集团军总司令兼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部不顾李长官的命令再次擅自撤退,放弃了战略要地大汶口。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一向涵养极好的李宗仁掀了桌子!

    随后五战区长官部的发了一封电报给武汉的蒋委员长,李宗仁在电报的开头写着:“杀韩复渠,以谢国人!”

    蒋委员长看完了这封电报之后,他的眉头拧成了大结!这是你韩向方自寻死路,可怨不得我蒋某人!

    随后,蒋委员长在汉口召集何应钦、小诸葛、陈诚举行会议商量处理韩复渠的事情。参加会议的几个人都知道蒋委员长与韩复榘素有旧怨,同时他们又对韩复渠在山东不战而退、致抗战于险境的行为感到深恶痛绝。大家心里面都明白蒋委员长这次是非要置韩复渠于死地不可。

    可正应了墙倒众人推、破鼓众人锤这句话,蒋委员长这边刚开了个头,何应钦、小诸葛和陈诚就纷纷站出来大骂韩复榘,说如果任由韩复榘这样的人自由进退而不加以制裁,民心士气必将受到严重影响。对于众人一致主张严办韩复渠的态度。蒋委员长感到十分满意,这次,蒋委员长要和韩复渠新账旧账一齐算!

    1月7日,李长官在徐州召集第5战区军政会议,身为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的韩复榘有些心虚,担心李宗仁在徐州演一出先斩后奏的戏码,于是韩复榘借口军情紧急,让山东任教育厅长的何思源代表他去参加会议。

    韩复榘万万没有想到,李长官召开的这场会议只是蒋委员长施放的一个烟幕。紧接着,蒋委员长在开封召集第五战区团长以上军官军事会议,为了麻痹韩复渠,蒋委员长亲自给韩复榘打电话说:“我决定召集团长以上军官在开封开个会,请向方兄带同孙军长等务必到开封见见面。”

    韩复榘这回有些犹豫。山东是他的地盘,蒋委员长拿他没办法,但到了开封可就由不得他了。正当韩复渠犹豫不决的时候,忽然有人放出风来说鲁豫、苏皖有可能会划为两个战区,鲁豫战区有可能请韩复榘出任司令长官。韩复榘这下又心动了!

    1月9日,韩复榘带着孙桐萱一行人,带了1个营的手枪队,乘铁甲车去了开封。韩复榘到了开封,李宗仁借口城内驻军多不方便,将他的卫队留在了城外的铁甲车上。

    会议于11日下午两点开始。韩复榘和孙桐萱刚跨进副官处的大门,就有一名副官迎上前来提醒诸位将领看看墙上的一张通知:“奉委座谕:今晚高级军事会议。为慎重起见,所有到会将领,不可携带武器进入会议厅,应将随身自卫武器,暂交副官长保管,给予临时收据,俟会议完毕后凭收据取回。”

    孙桐萱见要把武器交出,顿时皱了皱眉头。韩复榘倒没起疑心,因为他看到身边的其他将领纷纷掏出手枪交给副官处,取回收据。于是韩复榘推了孙桐萱一把,同时把自己身上带的两支手枪掏出来,让孙桐萱一齐递过去,跟着大家一起进了会场。

    会场是一座可以容纳七八百人的大礼堂。到会的约有四五百人。在最前列坐的都是高级将领,除了宋哲元、邓锡侯、孙震三人身穿灰色棉布军服,打着灰色棉布绑腿,戴着灰色棉布军帽之外,其余都是黄呢子军服。韩复榘是高级将领中最后步入会场的,由于以为自己会成为鲁豫战区的司令长官,韩复榘显得很活跃,他同最前列那些高级将领一一握手问好,然后堂而皇之地坐在李宗仁与宋哲元的中间。

    见韩复渠进了笼子,蒋委员长出来了。既然是召开秘密军事会议,总要像那么回事。大家坐下之后,蒋委员长摘掉手套,拿起花名册,点名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之后蒋委员长从上衣右边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封面的书本,高举询问:“带着这个的——《步兵操典》,站起来!”结果,全场只站起来一个人。蒋委员长脸上显出很不高兴的样子,随即坐在了椅子上开始训话。

    “以前我曾经下过通令,各级军官必须随身携带《步兵操典》,以备随时随地翻阅研读,有所遵循。《步兵操典》是我们当军官的须臾不可离的。特别是其中的《纲领》,更是一部军事哲学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锦囊妙计!《操典纲领》明白地昭示我们,当我们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也就是说,不成功便成仁;它还昭示我们,受命不辱,临难不苟,负伤不退。被俘不屈。这些都是应该走的方向和道路。所以说,《步兵操典》是我们各级军官生死依之的灵魂,是我们不可须臾稍离的法宝。我们在俘虏的敌人身上发现,他们的军官甚至于士兵,差不多都带有各自兵种的操典和《阵中勤务令》之类的军学书籍。敌人之所以能打胜仗,之所以敢于侵略我们、欺侮我们,其道理就在于他们能够学,能按照典、范、令行事。回头看看我们呢?恰恰相反!你们是这样的不好学,是这样不学无术,你们今天在座的有四五百人,只有一个人带着《操典》!你们这些高级将领这样的不好学,怎么能会不打败仗呢?你们这些高级将领这样不学无术,怎么能战胜敌人呢?如果长此以往,我们非至亡国灭种不可!……”

    这时候,蒋委员长已经是明显动了怒气了。抗战开始以来,中国投入的兵力已经超过了百万!结果丢了上海不算,如今连首都南京都让日本人占了,东北华北大片河山还有蒋委员长的老根据地华东都成了日军的囊中之物,这能不让蒋委员长生气吗?

    蒋委员长一面讲着,一面频频以手背把桌面击得“砰砰”作响。坐在前排的高级将领们,把脑袋低垂着不敢仰视,一个个锁眉苦脸,状有愧色。

    蒋委员长接着往下讲:“目前我们在军事上虽然受了一点挫折,但国际形势很好,对我们很有利。刚才我对你们已经讲过,只要你们高级将领能服从我的命令,我就有能力指挥着你们战胜敌人,我就不愧作为你们的统帅;只要你们是为了抗战杀敌,不论你们的部队有多么大的伤亡损失,我都负责替你们补充。可是,我们有些高级将领,把国家的军队视作个人的私有财产,自从抗战开始以来,一味保存实力,不肯抗击敌人,只顾拥兵自卫,不管国家存亡,不听命令。自由行动,哪里安全就向哪里撤退,逃跑。试问,这样如何了局呢?我能往,寇亦能往,你们跑到哪里,敌人就会追到哪里,最后无处可跑,无地自容终至国破家亡,一无所有。试问国家都没有了,你们保存实力还有何用?况且到了那个时候,敌人还会让你来保存实力吗?你们高级将领这样的作法,难道就不怕天下唾骂吗?难道就不怕国法制裁吗?”

    台下的韩复榘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实在受不了了,直接站起身来顶撞到:“山东是我丢的!济南是我丢的!可是南京又是谁丢的?”

    蒋委员长愣了一下,立马反驳:“现在说的是山东的事情,你要是南京保卫战能打的像华毕成一样,我升你做陆海空副总司令!”

    “向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华毕成从南京撤退那也是有军委会的命令的!可你弃守济南恐怕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听到韩向方把自己望风而逃和华毕成从南京突围相提并论,有涵养的李宗仁也忍不住委婉的说了韩复渠几句。

    听李宗仁这么说,韩复榘只好坐了下去。

    中间休息时,那位中将侍从官步下讲坛,走到韩复榘的面前,笑着对韩说:“请你稍等一会再走,委座约你说几句话。”

    韩复榘心里“格登”一下,但又无可奈何地跟着侍从官走到后台。刘峙迎了上来,身边跟着几个卫士和穿便衣的人。刘峙笑着拉住韩复榘的手:“委座请你先上车!”

    外面早有一辆车停在那里,韩复榘一上车,两个人一边一个就把他夹在了中间。其中一个人拿出一张逮捕令给韩复榘看,并对他说:“你已被逮捕了。”

    韩复榘这才恍然大悟。汽车飞快地向开封火车站驶去,只见沿途布满了荷枪实弹的宪兵,戒备森严。汽车一直开上月台,停到一列升火待发的火车旁。两个特务把韩复榘从汽车里拖出来,推拥上了这列专车。这时,韩复榘才认出,逮捕他的竟是特务头子戴局长,并由他亲自押送。

    火车开动后,沿途不停,直达汉口车站。汉口车站也是戒备森严,有5辆汽车等着,4辆大卡车上全是宪兵特务。韩复榘被押进一辆小汽车,一直开到江边码头,由专轮载车渡江到武昌,交到“军法执行总监部”,被软禁在一座二层楼上。

    再说韩复榘被刘峙领出去后,会场炸了窝。稍后,蒋委员长立即回到会上宣布说:“韩复榘目无中央,违抗命令,大敌当前,擅自撤退,为民众所不容,为党纪国法所不容,现已逮捕法办,请诸位安心供职。”参加会议的高级将领毫无思想准备,一个个面面相觑。片刻,孙桐萱站起来向蒋委员长求情说:“委座,韩复榘是粗人,多有不对,希望能予以宽大处理。”

    蒋委员长冷冷地说:“韩复榘罪有应得,已交军法总监部组织会审。他的军政职务已被革除,第3路军总指挥由你代理,另委任军长曹福林为津浦路前敌总指挥,你们要安定军心,共同抗敌。”

    孙桐萱挺重义气,会上碰壁后并未死心,散会后又多方求助,甚至命手下人带着钱去武汉活动,但到处碰壁。这时他心里明白,总司令这回是死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