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铁血抗日

第295章 征兵的困难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安庆,30集团军驻地

    李宗仁的办事效率还真不是盖的,仅仅过了48个小时,李宗仁便已经办妥了他答应华毕成的部分事情。军委会给第1军的嘉奖令和叶超的调令是李长官最先办好的事情,就凭着这么一张薄薄的纸片,便将华毕成欠第1军的债务一笔勾销。为了将这份嘉奖令做成铁案,李宗仁还通过他的关系让第1军的“感人事迹”登上了报纸。

    叶超也被军政部正式从李铁军的第1军调到了华毕成的30集团军,这样一来,李铁军就是想把责任推到叶超的头上也没有了可能。华毕成很想知道第1军的真正主人胡寿山有没有被这份意外的嘉奖令气的七窍生烟,至于李铁军会受到什么样的摧残,华毕成一点也不关心。像这样的软骨头将领越早滚蛋就对抗战越有利!

    看着《中央日报》上面为第1军开的专题,华毕成还真感到了一种为民除害的快意!

    华毕成收到的第二份电报是军委会批复的《第30集团军组建方案》,这份《方案》几乎就是华毕成上报的组建计划的翻版,华毕成知道这肯定又是李宗仁和老乡于右任、加上蒋百里在中间帮了忙。

    按照军委会的这份《第30集团军组建方案》,赵建新的新编军得到了第99军的番号,以税警总团康复的5000伤员为基干组建186师,刘兆慕和叶超的两个暂编步兵师分别成为了187师和188师。军委会批复的这份组建方案和华毕成的原始组建方案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多给了30集团军一个189师的空头番号,并且把这个189师算在了朱晋一的100军麾下。

    华毕成根据这份《组建方案》对30集团军的各支部队进行了整编,整编过后的第30集团军主要架构如下:

    99军:下辖186师、187师;

    100军:下辖100师、188师、189师。

    其中189师为空头番号,第30集团军在华毕成身边实际能够使用的作战部队为4个步兵师。加上在西安的孙蔚如和王以哲两个军,30集团军下辖四个军,华毕成手中已经握有十五万人马。

    税警总团在武汉的那5000伤员,到手过程的也是异乎寻常的顺利。鉴于宋子文和蒋委员长之间的紧密关系,李长官没有一上来就直接去找宋子文,而是借助何部长和宋子文的两个弟弟旁敲侧击了几下。

    在外人的眼里,宋子文是非常狂妄的一个人,他手握着政府的财权,应该是人人争相巴结的对象。可实际上宋子文的身边只有极少数人追随,常常成为各派势力的攻击对象。宋子文常常在遇到重大困难感到无法应对的时候,就会提出辞职。

    蒋委员长对他的这种做法也很有意见。宋子文在政府内部的人际关系处理的比较失败,他不太善于把自己的见解和蒋委员长以及其他人沟通,要么接受,不接受就走人,他的这种性格使得他和蒋委员长之间的关系并没有看起来那么融洽。

    在担任南京国民政府财政部长期间,宋子文创建了直属于财政部的军事武装税警总团,企图掌握一支私人军队,蒋委员长明面上虽然不说什么,可私底下却一直给税警总团小鞋穿。

    “一二八”事变之后宋子文深刻地认识到日本的严重威胁。为应付华北突发事变,他与陇海铁路局局长钱宗泽秘密商妥,备足30多列车,集中于海州,把税警总团一下子全部运到郑州,准备开赴北平。此事被河南省主席刘峙发觉,打电话向蒋委员长告发。蒋委员长知道之后大发雷霆,命令税警总团立刻开回原防,否则缴械。

    宋子文的一系列活动和态度,加上他拒绝为中央军增加军费。都让蒋委员长非常恼火。蒋委员长再也容不下税警总团这支非嫡系的强大军队存在,很快,驻防徐州的第二师师长黄杰接任了税警总团总团长。宋子文苦心经营的军队,实际上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

    所以当宋子文从何部长和他的两个弟弟那里得知,李宗仁希望他可以将武汉的税警总团伤兵交给华毕成的意思之后,宋子文立刻决定卖李宗仁这个顺水人情,他给税警总团的旧部写了一封亲笔信,然后让人送到安庆交给华毕成,有了宋子文的这封信,华毕成派到武汉的陈旭娟非常顺利的收编了那些税警总团的伤兵。

    考虑到这五千伤兵还需要一定时间的恢复和训练才能达到他们的最佳状态,华毕成没有将他们调往安庆。而是把这些税警总团的伤兵编成了两个补充团,同时30集团军在武汉设立了一个留守处。陈旭娟当上了这个留守处的处长,情报处的人员也被一并转移到了武汉。比起激烈的正面战场,广阔的大后方和日占区才是情报处的最佳舞台。

    除了情报工作和整训两个补充团之外,华毕成还让陈旭娟在湖北设立了许多的征兵点,徐州这一战30集团军一定会有损伤,而且30集团军现在还有两个空头番号,其他的几个师也都不满员。与其到时候再临时招募新兵,还不如现在就提前开始准备。

    随着李宗仁的承诺一一兑现,华毕成也开始了他投桃报李的行动,新兵训练的事情有李艳涛盯着出不了什么纰漏,华毕成将他的精力渐渐转移到了和武汉的沟通中去了。

    30集团军开赴徐州参战,还需要得到军委会的调令。在和华毕成谈妥了条件之后,李宗仁请调30集团军加入五战区的报告马上就递到了军委会。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天的时间,武汉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

    李宗仁希望华毕成可以向蒋委员长主动请战的电报,和陈旭娟发来的已经顺利接管税警总团伤兵的报喜电报是前后脚到的。华毕成有些怀疑李宗仁在武汉留了人监视着那些伤兵们的一举一动,要不然的话,这发电报的时间也太巧了一些吧?给华毕成出这个明显是馊到了极点的主意,其实是李宗仁为了将30集团军牢牢地和五战区地方部队绑在一起的一种策略。只是,华毕成是不会上这个当的!

    为了五战区的杂牌军主动向蒋校长请战这样的蠢事,只有疯子才会去做,华毕成愿意去徐州打鬼子,但他绝不会用这样白痴的方法。要说动蒋校长,就得抓住蒋校长的心理,华毕成敢打赌在1938年没有一个人会比他更了解蒋委员长。毕竟,只有他一个人看过蒋校长的日记,那里面将蒋校长的内心世界都展现了出来!只要蒋校长没有把他的日记变成谎话大全,华毕成就有去徐州的办法!

    现在华毕成伤神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安庆,30集团军的征兵工作在开始的阶段很不顺利。

    两天的功夫,各支部队撒出去的几十个征兵站居然只为华毕成拉回来不到五百名新兵!要是照这个速度继续下去,30集团军再开拔之前怕是连一个新兵团都凑不出来!看着作训处每天报上来的数字越来越少,华毕成感到有些不大痛快!这样艰难的征兵局面,已经好久没有遇到了!

    自从全面抗战爆发以来,华毕成的部队名气是越打越大!早就成了投军青壮的首选!从淞沪战场退到常熟的时候开始。华毕成就再没为征新兵的事情发过愁!华毕成的部队每到一处驻防都会有大量的青壮赶来投军,好几回华毕成的作训处处长都差点让没能通过筛选的青壮给撕了!

    怎么到了安庆之后,就一下子换了个人间?如果说南京卫戍军的所属部队现在都还留在安庆,现在这种情况还算是情有可原!那时候刚撤到安庆的南京卫戍军各支部队都严重缺人,打着各种旗号的征兵点在整个安庆城里面星罗棋布,从街头排到了街尾,每一个路过的青壮年都成了各支部队争抢的目标。

    现在的安庆地区,华毕成的30集团军一家独大,照例说应该比“抢人大战”的时期更容易征兵。可实际的情况确是,来华毕成部队投军的青壮年数量每天都在急剧的减少!难道是安庆地区的青壮年都被开拔走的军队搜刮一空了?华毕成甚至产生了这样的怀疑!不过他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安徽可一直是中国的人口大省,安庆地区这些年来又没有经历什么战火,应该是人丁兴旺。如果说南京卫戍军的几个军在安庆呆上几天就能将当地的青壮搜刮一空,那这1938年的安徽,人口也太少了一点吧?华毕成决定到安庆城里面的征兵店去看个究竟,当然,事先得换身行头。

    “陈东!你带几个人和我出去走一趟,换上老百姓的衣服,咱们来个微服私访!”陈东应了一声之后下去准备,虽然陈东还是特战队长,但是军衔已经变成了上校,和陈东一起晋升的军官不少。

    部队正式扩编之后,华毕成在征兵和训练以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他的部下们向军政部要官衔。30集团军上报给军政部的要求晋升军官名单足足有十几页纸!看的何部长好不头痛!后来军政部给了华毕成一份授权。使华毕成有权力任免30集团军内部上校军衔以下的军官,只需要事后向军政部报备一下即可。

    陈东衣领上的上校军衔,就是华毕成自己签发的委任状,至于李艳涛、朱晋一和赵建新的军衔,依旧需要上报军政部批准。陈东回来的时候手里捧着几套冬衣和鞋帽,在他的身后,李艳涛和朱晋一已经换好了他们行头。

    “司令!这可不是我有意出卖的您!按照情报处陈处长定下的规矩,您要微服私访,必须通知李副参谋长或者朱军长!”陈东怕华毕成把火撒到他的头上,赶紧先搬出李艳涛和朱晋一来撇清他的责任。

    华毕成还真不知道陈旭娟什么时候捣鼓了这么一套规矩出来,根据时间推算,应该是陈旭娟在去武汉之前整出来的。

    “这女人还真是麻烦了!”华毕成没好气的说道,他明白“狐狸”站长这样做是为了他的安全,可是这被剥夺了自由的感觉,真的不太好受。

    “这他娘的是哪个小白脸穿过的旧袍子?一股子脂粉味!这厮定然是个整天逛窑子的色胚!”华毕成的话刚说完,朱晋一也骂骂咧咧的对他套在身上的衣裳表示不满,这袍子有点小,朱晋一这么一穿,还真穿出了点紧身衣的效果!

    李艳涛咧开了嘴,华毕成瞪了一眼朱晋一,然后快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朱晋一三步并作两步追了出去。李艳涛紧随其后,陈东则将手中的衣服丢给了华毕成的几名特战队员,然后飞快的跑到了华毕成的身边低声说道。

    “司令!司令!您的衣服!忘了换了!”经陈东这么一提醒,华毕成猛地想起他自己居然忘了换打扮,要是就这样走在大街上倒也能算上是个奇景。不妨想象一下。军装笔挺的华毕成身边站着个穿着紧身衣的朱晋一,再加上个穿得像个算命先生的李艳涛,那效果,绝对是喜剧。

    华毕成脱下将军制服,随便拿了一套合适身材的衣服穿在了身上,然后带着众人从司令部后门绕到了安庆城的大街上,看着街面上不时走过的青壮,华毕成低声问李艳涛:“这满街不都是合适的人选吗?怎么整天老是说找不到人?你这个大总管是怎么当的?难道咱们30集团军还得出分派任务让地方官员帮忙拉壮丁这样的下策不成?”

    李艳涛也一直认为30集团军征兵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他这几天都忙着在黑市上为30集团军淘换装备和出售部队缴获的日本军用物资。中国军队和日军几场大仗打下来,军政部的仓库里面已经能饿得死老鼠。在苏联的军援没有全部到位之间,何部长只能和缺枪少弹的将领们大玩空手道,整天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坚持!坚持!”“即到即拨!”

    用朱晋一的话来说,就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李艳涛一直担心30集团军没有足够的武器来武装新兵,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回情况居然倒了过来,新兵居然比武器还要难办!

    “也许是这些青壮不愿意投军吧?前边不远的地方就有咱们30集团军的征兵点,应该能看出点什么来。”

    华毕成点了点头,暗暗加快了脚步,朝着李艳涛说的征兵点走了过去。老远的,华毕成就看到了征兵点搭起来的大台子,这条街道是安庆城里面最繁华的大街,街面上过路的人倒是有不少,可就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征兵点。偶尔有几个青壮凑过去,也是简单说上两句转身就走,这样低落的人气,急的这个征兵点的军官是满头大汗!

    华毕成带着众人走到了征兵点斜对面的一个吃食摊上坐了下来,他要好好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位先生,你要吃点什么?”摊主是一位精神很好的老汉,在旁边桌上忙着收拾碗筷的老妇人应该是他的老伴。

    华毕成这一落座,一直跟在他身边便装护卫的特战队官兵呼啦一下就靠了过来,老夫妇的几张小桌子顿时被挤了个满满当当。

    见到有大笔的生意上门,老汉自然是喜笑颜开,不过这做小买卖的人也有做小买卖的规矩。老汉从这好几桌的人里面一眼就找到了最先走到他摊子上的华毕成,在老汉看来,是因为华毕成的到来给他带来了这么好的人气,所以,他得先招呼华毕成这位贵人。

    “这么冷的天气,有口热乎的就好!掌柜的,那小木桶里面煮的是什么?闻着怪香的!”华毕成的眼睛一直盯着斜对面的30集团军征兵点,还是李艳涛主动接的话。

    老汉憨厚的笑了笑,然后转过脸对着李艳涛说道:“二位是一前一后坐下来的,还真没瞧出你们一起的,多有得罪!小本生意,当不起掌柜这两个字,锅里面煮的是柴火小混沌,一碗八个大子,二位来两碗?”

    听到八个大子的价钱,华毕成将他的视线转了回来。他好久没有到街面上来溜达了,这柴火小混沌他以前没少吃过,他记得价钱应该是两个大子。抗战打了五个多月,市面上所有的东西都贵了,这还是在没有遭遇战火的安庆,若是在交战中的徐州或者是日占区,这八个大子不知道还能不能买到一碗混沌汤。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战争中最苦的人,还是老百姓。

    “这一桌的都有,一人一碗,这是钱,老人家您拿好!”感慨之余,华毕成想帮帮这对老夫妇,他边说边伸手到怀里去掏钱,结果只抓到了一把空气。这时候华毕成才想起他身上穿的衣服不是自己的,陈东的反应极快,他迅速掏出钱从桌子底下塞到了华毕成的手里,华毕成接过之后数都没数,全部给了老摊主。

    老汉接过钱低头一看,足足有二三十元之多!他连忙将钱往华毕成的手里面塞,口中连声说道:“太多了!太多了!你一个教书先生,也不太容易!这日子再艰难。也还得活着啊,早晚会熬出来的!”

    华毕成听了老摊主的话感到非常纳闷,怎么自己会看起来像个教书先生?他低头仔细看了看套在身上的衣裳,青色长衫、黑色围巾,口袋上还插着一支钢笔,可不就是个教书匠的造型吗?一个教书匠突然掏出一笔巨款要请一群素不相识的人吃饭,再加上刚才华毕成直勾勾的看着对面的大兵,难怪老摊主会以为华毕成是看开了一切要自寻短见!

    这误会可大了!要是被人传了出去,可能会影响抗日名将在国人心中的威信哦!

    “先生!你可不能听这算命先生胡说啊!老汉活了六十多年了,就没有见过不骗人的算命先生!”老摊主在劝完华毕成之后将矛头指向了李艳涛,谁让李艳涛刚才承认了和华毕成是同伴,老摊主看着一脸神棍模样的李艳涛,直接就抄起了条凳!

    见到李艳涛的造型还不如自己,华毕成的心里面顿时舒坦了许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