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铁血抗日

第369章 逃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老郭,我觉着可有些不对劲啊,188师的那几个人已经去了半个多小时,要是能得手的话早就该得手了。他们不会是被鬼子抓了吧?”

    站在郭怀庆身边小声说话的人是郭怀庆的副官,此刻他的身上穿的也是普通的军装,手里面还拿着一块金色的怀表。虽然31师的军饷待遇赶不上蒋委员长的中央军,但作为一名少校军官口袋里面还是比较宽裕的,这块金怀表就是最好的证据。

    “我看悬!老郭!小鬼子的厉害咱们弟兄们都见识过!那个个可都像杀神似的!188师又不是华毕成的主力师,说到底也不过就是第30集团军里面的杂牌。恐怕比咱们第2集团军也强不了多少,我们不能老是待在离鬼子这么进的地方。现在离天亮只有几个小时,要是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不等郭怀庆对他副官的问题作出回答,他手下的一名中尉排长也开了口,这名排长显然也不看好刘胡子的计划会成功,他认为现在就走要稳妥的多。

    小虎子这次充当起了隔音的人墙,他所站的位置就在郭怀庆等几名军官的前面一点,所以断断续续的听到了不少东西。看着眼前正轮换休息的188师官兵,虎子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人家在想办法会台儿庄去打鬼子,自己的长官却在想着落草当山大王。虎子自从当兵吃上军饷之后也泡在茶馆里面听过不少不要钱的评书,所以他知道落草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在书里面,都是干了坏事或者是被奸臣冤枉的人才去落草,比如宋江、比如武松,但凡是有一条生路的人绝不愿意去当山大王,虎子的心里面其实对他的营长郭怀庆想要“落草”的作法是比较抗拒的,但是出于从长官命令要服从的习惯,虎子还是选择了追随郭怀庆。

    可是他却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其实从他们擅自脱离战场开始就已经失去了军人的身份,现在不管是郭怀庆这个营座还少校副官还是中尉排长和虎子他自己,都是同样的身份——“逃兵”。

    郭怀庆看了面带焦急的副官和中尉一眼,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我的想法也和你们差不多,只不过,我还想拿些东西带走!”

    说完这几句之后,郭怀庆朝着刘胡子所在的位置怒了努嘴,少校副官和中尉排长立刻就明白了郭怀庆的意思!

    营座想的就是周到!带着一起跑出来的兵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如今这乱世,那片油水肥点的土地上没有占山为王的势力?想要上山发财过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好日子,就得有过硬的实力。凭着眼下他们手里面的这点人枪,怕是很难成事。

    可要是干掉188师的那位班长,得到他手下的那些兵,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一个排的正规军至少抵得上两百匪兵!有了这些人枪,郭怀庆他们想要占块地盘,那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大哥!咱们就这么干吧!灯下黑!”

    不得不说郭怀庆的这个鬼主意具有相当的诱惑力,这还没带着队伍上山呢,少校副官和中尉排长说话的腔调就变了。

    其实他们能说出这样的“黑话”也属正常,民国时期中国军队里面的人员成分极杂,各个派系的征兵途径主要是拉壮丁和吸收地方的小股武装势力,所以混进些个土匪地痞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别说是连营级别的中下层军官了,就是将官里面当过土匪的也不在少数。

    可以说民国时期的中国军队是亦兵亦匪,很多军队和土匪之间有着相互依存的关系。将领们一边享用着土匪的孝敬,一边拿着政府拨下来还有从地方搜刮上来的剿匪津贴,两头吃的不亦乐乎。这便是民国的“匪患”怎么剿也剿不完的症结所在。

    “咳咳!”

    这两声咳嗽是郭怀庆的兵发出来的示警信号,聚在一起的郭怀庆、少校副官还有中尉排长听这两声咳嗽便知道是188师的人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为了避免188师的人起疑心,郭怀庆、少校副官还有中尉排长他们三个人没有马上散开,而是聚在一起继续商议着。当然,他们已经更换了话题。

    没能和石头、周顺风一起出发去搞鬼子的指北针,老康的心里面一直不太得劲。在派出去的人没有回来之前,老康只能和班长刘胡子一起趴在野地里面等待。老康趴在刘胡子身边看了半个多小时的鬼子军营,现在他实在是不想继续看下去了,于是他找刘胡子告了个假,从最前面的警戒线上退下来歇一会。

    为了保证部队的战斗力,刘胡子让手底下的三十来个人分两批轮流休息。老康离开了刘胡子之后向后爬了不到二十米,便滚进了灌木丛里面和休整中的士兵们见面。

    郭怀庆将手下的人聚集在一起的举动很快就引起了老康的注意,没办法,灌木丛里面一共也只有十来个人,其中31师的兵差不多占到了近一半,188师和31师的官兵之间那看似融洽实则相距万里的氛围,在人少的时候表露的更加明显。

    老康决定去看看31师的这几个兵在做些什么,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老康在第一眼看到这几个兵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奇怪,从第1军出身的老康吃了好些年的军粮,见过各色各样的派系军队,尤其是基层官兵,老康以前常和他们打交道。

    这几个31师的兵身上的味道有些不正,特别是那个有些矮胖的老郭。老康每次看老邓的时候,老郭的眼神总是闪闪缩缩的,而且说话和走路的气派也有些不对。老康觉得这个老郭的身上肯定有什么古怪!

    老康也在刘胡子面前提过一些他的发现,不过刘胡子总是说非常时刻,以大局为重,只要是愿意打鬼子那就是朋友。老康知道刘胡子说的这些话也正是他们现在的主子第30集团军司令官华毕成的主张,所以他压下了内心的疑虑,尽量和31师的这些人和平相处。就连轮换休息老康也是让31师的这些人先休息,为得还不是不要出事。

    可现在这些31师的人居然聚在一起开小会!不管他们说的是什么,老康都觉得他和刘胡子的苦心算是白费了。

    从几个正在休息的188师士兵身边经过的时候,老康装作不小心的样子故意碰到了这些人的肢体,战场上的士兵警惕性十分高,他们的第一反应都是不约而同的抓紧了手中的武器,当他们抬头看到表情严肃的老康正在朝着31师的人走过去,他们立即提高了警惕。

    中央军和杂牌军之间的关系一向都不融洽,188师的士兵以为老康是得到了刘胡子的命令要对31师的这些人下手。虽然188师的这些兵都搞错了原因,不过却正确的将郭怀庆和他手下的人放在了对立面上。

    当注意到身后的188师官兵开始分散开来向着31师的几个人包围过去之后,老康的面部表情顿时松弛了许多,有了这些兄弟在后面压阵,老康已经不担心那个“老郭”玩阴的了。

    虎子看到老康走过来,下意识的想要横身过去挡住老康,结果被站在他身后的郭怀庆推了一把。虎子的身子晃了晃然后站住了,他已经明白了郭怀庆的意思,那就是放老康过去。

    “康长官,您怎么来了?是不是前边有事?兄弟们!拿家伙!咱们去帮刘长官!”

    郭怀庆不愧是在官场上混了十多年的老油子,有着中校军衔的他居然能够拉下脸和老康这个中士装糊涂!老康这时候才注意到郭怀庆身上穿的居然是一套二等兵的军装。快四十岁的二等兵!你信吗?

    “看来老哥您在行伍里面混的不怎么样啊!都一把岁数了还是个二等兵?以前的罪过长官?”

    老康这几句的话看似轻飘飘的,实际上却是在探郭怀庆的底。老康虽然吃了多年军粮,但毕竟也只是个大头兵,所以老康只能从他熟悉的东西里面挑郭怀庆身上的疑点,例如当兵的年数和军衔。

    中国军队基本上都是些步兵,整天都需要用一对脚板跑来跑去,所以除了炮兵、炊事兵,马夫这样的技术兵种和后勤人员以外很少会要接近四十岁的人。31师所属的第2集团军以前是西北军,兵员素质出了名的过硬!部队中老弱残兵的比例应该极少才是。

    如果“老郭”顺着老康递出去的杆子爬,说他到现在还是二等兵的原因正是因为得罪了长官,那老康的这个二等兵身份八成就是假的。

    “康长官说笑了,我哪里有和长官说话的福气!而且我当兵的日子也不长。要不是咱们营座看上了我养马的手艺,哪里会赏我这样的人饭吃?”

    郭怀庆的反应很快,他在第一时间就识破了老康的用意并且想好了应答的话。郭怀庆先是说他当兵的日子不长,这就等于是解释了他到现在还是二等兵的原因。然后为了圆他的第一个谎,郭怀庆又给他自己编造了一个马夫的身份,一开始的时候其实郭怀庆是想说他自己是炊事员的,后来又临时改变了主意。这主要是因为炊事员的活当兵的都熟悉,相比之下郭怀庆这样的军官对炊事员的了解就少多了。他怕对方几句话就问出了破绽。

    而饲养员和步兵打交道的机会则很少,再加上郭怀庆说他是给营长养马的马夫,就能够使他的年龄变得合理。营长的马夫也就是营长的佣人,只要手艺好长官满意,其余的都不是问题,给你个军衔其实就是让你那一份军饷而已。严格意义上不算是个兵。

    老康笑了,他笑出来不是因为郭怀庆的话里面有破绽,相反,郭怀庆的话说的滴水不漏!而且还堵死了老康继续往下问的可能。老康直觉告诉他自己,站在他对面的这个老康说的是假话。这家伙已经露出了破绽!

    “老郭”的破绽就出在回答的太好了,一个马夫,哪来这样的本事?这样灵活的人如果真的得到了营级军官的赏识,给个尉官当当营部的文书绝对是绰绰有余。

    让这样的人去当个二等兵马夫,第2集团军里面的能人难道已经到了用不完的地步?

    “不错啊!老哥!我说你怎么养的这么富态呢!原来是长官面前的红人!有道是有福之人不用愁,等回去之后见到你们营长老哥你不就又能过上好日子了。真是羡慕死小弟我了!”

    郭怀庆的副官也不是蠢人,他的反应虽然比郭怀庆要慢了一些,不过也听出了老康话里面藏着的机锋!在暗暗惊叹第30集团军的士兵都有这样高的水平之余,副官开始站出来帮郭怀庆的忙。

    “康长官!前边真的没有什么事吗?出去执行任务的兄弟回来了没有?”

    老康将目光转向了郭怀庆的副官,他注意到了副官衣领上的军衔是中士。从老康见到31师的这些兵开始,他们就一直以“老郭”为马首是瞻。

    溃兵可不会管你是军官还是军官面前的红人,只要是挡路或者碍事的人,被溃兵直接用枪打翻的绝对不在少数,按照“老郭”之前的解释,如果那位“老郭”的营长和这些兵在一起,这些兵还有可能给营长面子将“老郭”放在比较高的位置上。可现在的情况确是那位营长并不在这里,一名中士居然愿意去听一名二等兵马夫的指挥,这难道不可笑吗?

    老康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肯定面前的31师这几个人有问题了,不过他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多大的鱼。

    “哎!是啊!我也很担心!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可惜咱们班长手里面没有表,也不知道个时间。”

    老康露出担心的神色,口中敷衍的说着话,他现在已经打算离开,然后将他的新发现告诉前面的刘胡子。

    “哦!怎么不早说!我有!”

    郭怀庆的副官以为已经糊弄住了老康,于是放松了警惕,听到老康说188师的班长手里面没有表,便带着献宝的情绪将他的金色怀表掏了出来,郭怀庆心中大叫不好,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用金表的中士!还得对“老邓”言听计从!此刻老康的心里面已经乐开了花!给“老郭”打下手的“中士”都能用上这样昂贵的东西,看来这个“老邓”最少也是个营长!

    “从鬼子那里捡来的烂表,也不知道准不准!你就不怕碍事吗?”

    郭怀庆递上来的这句找补已经是他最快的反应了!他现在只能将希望都寄托在老康想不到怀表的破绽上来,可是从老康之前的表现来看,有可能吗?

    郭怀庆自己的心里面够不太相信这一劫能够躲得过去。

    可“奇迹”居然就这么发生了!

    老康真的没有注意怀表的质地,他只是“急切”的问道:“这玩意还能走吗?”

    郭怀庆一把将副官刚刚打开拿在手中的怀表抢了过去,然后用力握住。当郭怀庆将怀表摊到老康面前时,怀表的盖子和表身已经分了家,用来给怀表上发条的表冠也弹了出来。

    老康看了一眼之后装作很不满意的说道:“这玩意就是废铁!顶个屁用!”

    郭怀庆很配合的连声说道:“长官说的是!长官说的是!”

    见老康没有伸手去拿怀表的意思,郭怀庆的心中狂喜,他一转身将变成两块的金怀表塞到了他的副官胸前的口袋里面,然后故意低声说道:“这样的破烂也拿出来显眼!你不嫌丢人吗!?”

    看到自己昂贵的金表眨眼之间就被郭怀庆变成了破烂,副官的面孔都扭曲了。要不是下手的人是郭怀庆,副官真的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白费口水!老哥,我回前面去了!对了!顺便告诉你们要做做准备,过一会要轮换了!”

    老康十分“不快”的转身走了,为了不使“老郭”狗急跳墙,临走之前老周留个“老郭”一个还算过的去的理由,说明了他突然造访的原因。

    “长官走好!长官走好!”

    “老郭”笑的很甜,副官的满脸都是郁闷。

    当老康的身影消失在灌木丛深处之后,郭怀庆对他的副官恶狠狠的说道:“你这个草包!显摆什么?还那块金表出来!怕人家不怀疑你吗!?”

    刚才还心疼金表心疼的肉疼的副官脸色顿时煞白!

    “营座!你说188师的人是不是已经怀疑咱们的身份了?”

    “住口!”

    见到副官再次犯错,居然叫自己“营座”,郭怀庆终于发怒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