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玄幻仙侠 -> 道吟

第二百三十章 鬼潮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蜀山剑宗,依然仙气飘渺,走在其上,李小意有些恍惚,却再没有当年第一次涉足此地的感受。

    走在最前,无人识,跟在身后的昆仑人,却异常的振奋。

    这时的蜀山剑宗,可以说是门庭冷落,偶尔只能看到几个巡山的弟子,蜀山剑宗为了这场大战,真可谓是倾巢而出,却不知能收到怎样的结果。

    行至宗门广场的时候,午后的太阳正盛,李小意驻足站立了好半天,眯着眼睛的看了一会儿。

    身后的陈月玲和徐云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沉默的一句话也不说。

    昆仑宗所在的院落,静悄悄的,走进去,只有几名弟子正在整理着库存法宝。

    李小意走上前,那几名弟子先是一愣,其中一名执事长老,在见到李小意的那一刻,脸色蓦然的一变。

    竟然是老熟人,道恒真人。

    神念一动,这老家伙,居然还停留在真丹初期的境界,李小意嘴角翘起,在道恒身后弟子的目瞪口呆下,喊了一句:“师兄安好啊。”

    道恒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待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李小意已经进了仓库。

    这比他当初带领昆仑小队的时候,可要富裕的多。

    那时候连一人一件四重天的战甲,都做不到人手一件,现在的仓库里五重天的防御战甲,可是有不少。

    李小意回头扫了一眼昆仑中队的人,都是一帮没见过天的大穷鬼,有的人身上,居然还穿着三重天的品级。

    身边的王峥极为了解自己的小师叔,未等道恒发话,直接就开始伸手拿。

    道恒身后的人连忙阻止,李小意却是笑道:“师兄不介意吧?”

    道恒尴尬的打了个哈哈,不说这话,而是话题一转道:“师弟这些年踪迹全无,没想到再见面的时候,境界已达后期,我这个师兄做的可真是惭愧啊。”

    这老货真是一点没变,依旧圆滑似鬼,他前脚走,恐怕后面,这老鬼就能给自己穿一双娇小玲珑的小红鞋。

    但是李小意不在乎,现如今的他还能在乎个啥?

    远处的天边突然变得明暗不定,两人同时抬头,道恒一脸的惊讶,李小意面无表情。

    天空上的云层好像层层迭起的海浪,翻卷,挤压,铺天盖地的滚滚而来。

    赤红色的闪电,轰鸣不断地雷鸣,混响在大地的震颤当中,蜀山剑宗的整个山体,居然也有了震动之感。

    正在忙着收集战甲的徐云,已经放手停止,和王峥一起看向那个方向。

    难怪小师叔说白骨山的附近已经不能呆了,但是能有如此修为,和吕神仙一较高下的人,白骨山还真是深藏不露。

    而他们看到与听到的,毕竟只是灵压翻腾的边缘区域,就有如此惊天动地的声势,实在难以想象,白骨山那里,此时有着怎样的一番光境。

    “这……这……”道恒“这”了半天也没说出后半句,李小意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道门这一次功亏一篑,恐怕要再一次陷入泥潭而出不来了。”

    道恒唉声叹气了一会儿,目光重新望向李小意道:“师弟今后可有什么打算?”

    这话问的有些扎心,却也是李小意身后那些人想问的,他却只是笑了笑,然后继续看向远处道:“这次得死不少人。”

    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白骨山的地界,几乎已成炼狱,陆地神仙境之间的生死之战,牵连着天地。

    不能说毁天灭地,却也有了推山添海的气象,山崩地陷不用多说,没有任何准备的道门,委实是吃了大亏。

    鬼母自一出现,便强压对方,让吕冷轩有些措手不及。

    虽然他在极力挽回颓势,但是鬼母如幽影,无实无质,却又能带动天地灵气,如一波浪潮,冲刷在了修者的阵营当中。

    鬼蟾精明似鬼,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没有借势冲击修者的阵营,反而收缩,大军极为快速的退至到白骨山中。

    这就苦了道门,之前就处于不利的地位,完全的被阴冥大军切割分裂,原本以为陆地神仙境的吕冷轩能够力挽狂澜。

    哪曾想还有鬼母隐匿不出,一出手就是带动鬼潮,狠狠地冲刷在修者的阵营当中。

    慌不择路的修者,再难整合化一,纷纷的夺路而逃,哪里还有搏命拼杀的心态,这时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逃!

    但鬼潮如大浪席卷,从地面刮起,一直顺延到九天之上,绿色的鬼火,数以万计的幽魂厉鬼,嗜血嘶吼,凡是淹没在鬼潮里的修者,几乎就是一瞬间,立时成为了枯骨一具。

    漫天遍地的翻腾吞噬,吕冷轩,手中长剑,以脚下为界,一剑挥斩,自成界限。

    却也仅仅是挡了一时半刻,难以为继的被鬼潮一冲而破。

    吕冷轩一剑争鸣,再划一界,同样如此,不得不置身于鬼潮当中,寻找鬼母真身,想要一剑而决生死,却没有这个机会。

    鬼母要的是整个局势的改变,不惜消耗一身的修为,全力发动鬼潮,身隐其中的同时,根本就不敢和吕冷轩正面相抗。

    她虽然拿吕冷轩毫无办法,但是他身后的那些人,则是她掩杀侵袭的目标。

    这就是大局观的不同,鬼母所在的阴冥鬼域,自鬼皇立旗以抗神族的开始,就是以团战为开端,看的是整体。

    修真世界长久以来的强者为尊,早已根深蒂固的印证在吕冷轩的脑海里,他想的是单打独斗,以修为最强者之间的胜负,来决定双方的命运,然而鬼母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

    他虽然无恙于鬼潮当中,可身后的道门修者,却是损伤极重。

    神识散开,想要抓住鬼潮的中心点,即使找到了,灭杀之后,鬼母分身万千,再成原点,如此不断地消耗自身,目的明确。

    吕冷轩哪能不知自己已然中计,他的忽然出现,包括战斗方式,都在对方的算计里,如此自损修为的做法,即使是他,也难以做的出来。

    许久不曾有过的愤怒和无奈,让他只能选择,正面对抗鬼潮,而不再肆意的杀戮。

    因为杀不干净,就算能杀干净,到了那时,他身后的道门,恐怕早已被鬼潮吞噬殆尽。

    鬼母这是在和他赌,用万载的修为和他赌命,即使身死,道门所付出的代价,也是难以承受的,却能给白骨山保存实力。

    到时大军再起,道门这边无兵可用,虽然能有他这样的大能,为道门竖旗撑腰,要是白骨山再蹦出一个鬼仙呢?

    吕冷轩叹息一声的,挥剑而起,剑幕化为一界屏障,只能不断地为道门的退避争取时间。

    白骨山顶的鬼蟾咧嘴大笑,尸宫的宫主天逸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目光闪动,道门大势已去,修真界的这场战局,势必会重新开始。

    SS106265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